一九〇〇

今晚打算好好看物理化学的,然而 BBM 里面的一个好友却发来消息,聊着聊着就没了看书的兴致,于是趁着无聊便写了一些随想。

有时候用 Passport 习惯了,再拿起 Priv 这样的安卓手机时,我会有一种感觉,面临的东西太多了,有太多的选择,以至于措手不及,类似《海上钢琴师》中的 1900,在走向陆地的途中停下。为什么停下?陆地上有美好的爱情,有无限的荣誉和财富。然而 1900 说到:

「键盘有始有终,你确切知道 88 个键就在那儿,错不了。它并不是无限的,而你,才是无限的。你能在键盘上表现的音乐是无限的,我喜欢这样,我能轻松应对,而你现在让我走过跳板,走到城市里,等着我的是一个没有尽头的键盘,我又怎能在这样的键盘上弹奏呢?那是上帝的键盘啊!」

「城市那么大,看不到尽头。在哪里?我能看到吗?就连街道都已经数不清了,找一个女人,盖一间房子,买一块地,开辟一道风景,然后一起走向死路。太多的选择,太复杂的判断了,难道你不怕精神崩溃吗?陆地,太大了,他像一艘大船,一个女人,一条长长的航线,我宁可舍弃自己的生命,也不愿意在一个找不到尽头的世界生活,反正,这个世界现在也没有人知道我。我之所以走到一半停下来,不是因为我所能见,而是我所不能见。」

1900,一生都在船上,没有尘世的各种事情所扰,纯净如张白纸,单纯如个孩童。 一心一意只投入到自己的钢琴当中,一生只做这么一件事,简单、快乐、纯粹、成就非凡。然而,面对船外面那个我们习以为常的世界,1900 充满了未知的困惑和迷茫,甚至是恐惧。

小时候简单、纯粹,不会想太多,做什么事也不用考虑后果。稍大了以后,忙了起来,工作、学习、生活,有时候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。渴望做出自己的东西,定好一系列计划,踌躇满志,最后总会出现一些计划赶不上变化的变动。然后失落、懊悔、愧疚。期待新的改变,却每天抱着电脑捧着手机,打着游戏刷着剧,碌碌无为,到了晚上躺床上的时候,又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