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梦

清晨做了一个梦,梦里我是个神。

我有一个魔盒,盒子是透明的,里面是会动的四叶草,世间罕见。它有着神奇的力量,拥有它,你便拥有了神力。它能让你瞬间移动,甚至可以隐身。毫无疑问,得到它的人,将成为世间的主宰。

梦境里有三个人,织田信长、丰臣秀吉、德川家康,他们都骑着高马,准备去南征北战。彼时,丰臣秀吉还只是织田信长一个微不足道的手下,德川家康虽然是信长的同盟,但信长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,从德川家康走在信长的背后就能看得出来。

他们都知道了这个众所周知的秘密——找到魔盒,便可称雄天下,一统日本江山。织田信长信心满满,因为在这片土地,他是当之无愧的霸主,谁敢与他争锋?而他的两个「手下」则各怀鬼胎——谁不想拥有这天赐神力?谁想寄人篱下?

达达~达达……一行人骑马走在路上寻觅,路的两边铺满了四叶草,信长走在最前头。

我在上空用上帝视角观察着他们,心想该如何作弄这群好战且心怀不轨的人类。

一挥手,原本铺满四叶草的路边,全部化身为蠕动的小蛇。虽然蛇被封禁在一个个透明的盒子里,但这突然的转变,还是让原本悠然的马儿惊叫了起来。信长勒住了马,没有被这千万条小蛇惊到,反而下马查寻。他似乎意会了我的意思,果然是战国时代的枭雄。

随着他的下马,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也下马搜寻起来,他们更为积极。

据传说,千万株静止不动的四叶草当中存在一株会动的四叶草,那便是魔盒的灵魂。但现在,所有的盒子里都是蠕动的小蛇,该如何辨别出来哪个才是魔盒?难道某条小蛇的动作有别于其他小蛇的便是魔盒?还是说某条小蛇的鳞片异常突出的为魔盒?三个人急不可耐。

他们不知道的是,魔盒里的小蛇,正沉在梦里,睡得正香呢!静止不动的才是魔盒。

看着他们苦寻一番无果,实在是太无聊,我决定给点提示——魔盒发出短暂且微弱的光线。即使是一瞬间的闪光,也没逃过眼神锐利的丰臣秀吉。当然,老奸巨猾的德川家康也发现了,他就在丰臣秀吉的不远处,他早就知道丰臣秀吉这个当世将才,在这方面也是有着敏锐的洞察。

更为要命的是,两人在发现这一异样的同时,也看到了对方投过来的眼神。丰臣秀吉先人一步拿到了这个独特的盒子。接着,他将要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——独享然后成为众矢之的,还是上交给织田信长。

最终,心怀提拔之恩的丰臣秀吉还是决定报告给织田信长。

信长拿在手上左右摆弄,看不出这个盒子有什么独特之处,便随手一扔。魔盒融入万千蠕动的盒子当中,一下便没了踪影。

丰臣秀吉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遗憾,也许和德川家康一样,庆幸占大部分。即使自己拿不到魔盒,也不能落入这个嗜血的魔鬼手中,不然的话,世间再无宁静之日。被扔掉的魔盒,还有机会重新回到自己手中。想到这,两人嘴边露出了浅显的笑容。

他们奔着魔盒消失的位置翻找了许久,却连一个魔盒的影子都找不到。丰臣秀吉决定不再继续,他清楚如果真的是神来之物,轻易不走寻常路。于是他跟上信长的步伐,继续往前。

沉稳而笃信的德川家康则相信魔盒一定就在此处,或者就在这附近,于是他扩大范围,继续寻找。

他是对的,魔盒就在原来的地方,且最终他也找到了。

他小心翼翼地揣入怀里,防止他人看见。他内心激动不已,属于自己的时代终于要来了!正当他打算尝试这一魔法时……

我内心深处的意识唤醒了我:这么漫长,是不是睡过头了?

打工人梦中惊坐起,翻身看了时间,的确比闹钟响起的时间晚了半个多小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