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式见面

今天去 Shero 家拜访,算是正式见面。这次是第二次见面,第一次见是此前去北京游玩之时。

下午三十多度的天气,顶着烈日,我提上买好的两瓶泸州老窖,去超市买上一袋柚子和一盒苹果,打车便前往她家——此前已经买好了武夷山红茶茶叶、稻香村月饼、以及给小山竹(Shero 大姐的儿子)的钓鱼玩具寄往她家小区,到了之后取好带上去便可。

由于不是初次见面,所以彼此之间也不是很拘谨。叔叔在厨房准备菜,阿姨下楼去给自己种的菜淋水。我坐着陪小山竹玩了一会儿,也下楼去帮忙淋菜。

上来不多时,菜已经准备好了——羊杂汤以及炖排骨。刚一下桌,叔叔便问我喝不喝酒。我心想,再怎么样也得喝一点吧,于是回道:可以喝一点。然后他便高兴地叫 Shero 准备杯子,而自己则去柜子翻出一瓶自酿的白酒,给我满满地倒上了一杯。其他人喝红酒,也给我倒了半杯高脚杯的红酒。

叔叔告诉我,这酒用的蜂蜜盘泡的,也就是拿掉蜂蜜之后的附着物。四十度的酒估计度数降了一些,再怎么说也有三十多度。我此前一般只喝啤酒、红酒,白酒基本不沾,但现在怕是不行了。硬着头皮喝了一小口,发觉味道还不错,入口之后不是很辣,也没有很冲。

我不善言谈,吃饭期间默默陪酒,来回碰杯,一下喝了两杯,再加上半杯红酒,头已经开始有点晕了。好在多吃了一些饭菜,还不至于神志不清。

吃完之后,大家都分别去洗澡收拾,我则打算去房间休息下。殊不住一躺下便再也没起来,记忆中迷迷糊糊有几次被人叫醒,但都是倒头便睡。

本来晚上十点还有个朋友聚会,因为喝了这几杯酒,后半场我已经爬不起来了,就此鸽了几个朋友,好生过意不去。不得不说,这种自酿的白酒后劲儿可真足。

好在整个过程没有多大问题,次日我才爬起来去洗澡,真是可怜了那张床。

◎ 即将月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