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棵老龙眼

我的房间在二楼,不大的一个房间有两个窗户,一个向南,一个向西。

我很喜欢在傍晚的时候从向西的窗口遥望远山。此时夕阳西下,余晖未消,伴着层层云雾,远处的山若隐若现,真如水墨画一般,让人看着不禁心旷神怡。

◎ 窗前望去宛如水墨画

若是在夏秋季节,楼下还会传来虫鸣蛙叫。蛙叫倒是少了,因为附近没有什么水源,但蟋蟀声一直都是绵绵不绝。如果幸运,天空中飞过几只鸟儿,那便给这水墨画增添一丝灵动。不过,因为这附近没几棵可停靠的树,也就不期望能有鸟儿飞来了。

几年前,窗口是有这么一棵树的,一株数十年的龙眼。可惜的是,现在已经被砍了,连根都被拔起了。砍它之人,便是种它之人——我的爷爷。我曾听他说过,这树是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有的,砍它之时已经长成环抱之粗。龙眼倒下之时,我在外读书,回来见时,它已奄奄一息。我很不解,这样一颗历史悠久且造福全家的树,为啥要砍了?

一次不经意间,我才知道其中原委——祸起于一个老父亲的爱。彼时,这棵树已经高达十几米,枝叶更是茂盛,向四周散开。我窗口之下,正是厨房所在。这棵老龙眼,几株树枝逐渐伸向厨房上方,却不知惹下了大祸。

春去秋来,树叶经过风吹雨打,纷纷掉落到厨房上的平台,经常堵住出水口。我的老父亲,则时不时踩着梯子爬上去清理。地面上父亲的老父亲,八十多岁的爷爷,无数次提心吊胆,生怕父亲不小心掉了下来。

随后,在某段时间里,爷爷用自制的刀斧工具,硬生生把延伸过来的树杈砍了,随后更是拦腰将整棵龙眼截断。或许家庭其他人和我一样有异议,但没有谁多说一句。自此,数十年的龙眼就此没落。在那之后不久,爷爷也和老龙眼一般倒下了。

对于这棵龙眼,我自然是遗憾无比,但是每每想到这背后的初衷,我内心又是五味杂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