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问的智慧

近期我在 Telegram 上又看到了那篇关于提问的雄文——《提问的智慧》。

可以说,我很庆幸自己在多年前就在 Telegram 上阅读过这篇文章了,当时可谓是惊叹不已,后期才了解到这篇文章由于写的太好,已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并广为流传。

这篇文章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:

  • 提出问题之前,先自己努力尝试
  • 描述清楚问题,列出你已尝试过的方法,最好能给彼此带来启发;
  • 没有人有义务帮助你

第一条道理很明显,告诫我不要做伸手党;第二条很重要,如果连问题都描述不清楚,又怎么能期望别人能够理解,甚至是给出答复;最后一条告诉我,别人能够腾出时间提供帮助,那是很大的幸运,如果无人回答,我也没有权利抱怨

这都是一些不错的习惯,值得去效仿。尤其是在生活中,或者工作中,那些经常和人打交道的岗位尤其如此。

再然后,我读到了一本书,叫做《学会提问》。这本书结合《提问的智慧》一起看,非常的畅快。这两者在一定程度上培养了我虚心好学和学会质疑的品格。尤其是《学会提问》,让我更深层次的理解了什么是信息,什么是知识,这两者有何不同

所谓的信息,也许是一个维度的,简单的,容易理解和接受的。而知识,往往错综复杂,但却能整理出相关性,理清楚之后便能把多个维度的信息串联起来,更深更广,更能拓展和更易应用

举个简单的例子:近段时间黎巴嫩的大爆炸,起因很可能就是硝酸铵,那么:

  • 硝酸铵很危险。——这是一个信息。
  • 硝酸铵是土炸药的主要成分,主要由氨水与硝酸反应制成,在不同热度下会分解出不同的物质,应用主要是化肥(钝化)、爆破、烟花等,历史上曾发生过多次爆炸事件,最严重的是 1947 年的 德克萨斯城灾难,火灾引爆了 2300 吨硝酸铵,同时发生连环爆炸,此事故导致约 600 人丧生。——这是一个知识。

刚开始工作的时候,我就是信息和知识分不清,导致很多时候我只是个传话筒,简单的执行者,而没有深入其中。

现在,对于一个信息,我会去用自己的知识初步校验其真实性,然后结合其他方法验证它,再然后,会结合研究摸索出这个信息的来龙去脉,最后从自己的角度重新看待它,甚至是改造它,让它为我所用,甚至比之前更饱满。

从工作的角度来看,这种应用更实际。

例如,拿到一个需求,要实现一个功能。我会尽可能按照以上步骤去看待这样一个信息,而不只是做个「行尸走肉」般的执行者。

这很有用,帮助我看清楚了很多东西的本质,让我能更深入的思考一件事情,习惯于此,我便不会轻易相信一些媒体大肆宣扬的新闻,不会轻易被他们灌输一些浪费头脑的观点

说到观点,其实观点和事实也不尽相同。不少社交媒体上的人,常常因为区分不出来两者,而「大打出手」,口吐芬芳。

我观察了不少自媒体,他们的缺点就是在本该描述事实的地方参杂了太多的观点,而这种行为,不少是故意而为之,且精准地抓住了大众的心理,「总想搞些大新闻」。(这里很感谢我导师的教导,当初听说我计划去做自媒体,他告诫要做个有用的人。虽然最终我也没做自媒体。)

因此,国内报道,尤其是深度报道真的愈来愈少。我反而更偏向于看看那些沉下心做内容的外文,如《经济学人》《华尔街日报》《大西洋月刊》等周刊或者月刊,不少内容还是很值得看的,至少观点会客观中立一些。国内有值得看的机构,可以留言,不胜感激。

说了这么多,无非是想说提问真的是一门智慧,值得去好好研究,我也在途中。最后,用爱因斯坦的名言作为结束:

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