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的权利

「准备断气」

凌晨,一条微信吵醒我。

发送者是一个亲戚,他的爷爷前段时间刚被下了病危通知,医院已经不收了,现在安置在家里。

我不敢点开,也不敢回复。因为我不知道要说什么,脑海中一直都是那位爷爷的影子——小时候帮我家的忙活的身影,晚上来我家乘凉后离开的背影。

谁能想到,几个月前还能骑车几公里的一个人,现在连呼吸都困难。

从小时候到现在,我都以为「吐血」是武侠剧里面的夸张手法。直到我看到他们给我发来的照片。地上的一滩血迹,夹杂着黑色的血块,这该是怎样的痛苦。

我想起我的爷爷,五年前也是卧病在床好几个月,其中滋味难以想象。

我记得他生病前最喜欢和我们说他年轻时候的故事,不厌其烦地重复说——也有可能他并不知道是在重复,一个九十岁的老人了,连很多名字都记不得了,又怎么会记得自己讲过这个那个故事呢。

在他离世的时候,我还在千里之外的地方上学。接到电话,我坐了当晚的火车回家,在车站我用黑莓的 9900 在备忘录敲下了当时的感受。几百个字,边敲边含着眼泪,可就是哭不出来。

眼前闪过的都是爷爷讲故事的一幕幕,想着以后再也不能听他啰嗦了,鼻子就酸了。

直到现在,那个老式手机我一直带着。但备忘录好几年都没打开过了。

昨晚看到消息后,我没有回复,但也没有睡觉。

早上迷迷糊糊醒来后,看到群消息在说,还没有离世,但是已经吃不下东西了。想必是极其痛苦。

洗漱的时候,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:我们国家为什么没有对安乐死合法化。

之所以想到安乐死,是因为我能些许感受到老人在病痛中的绝望。(因为我爷爷奶奶都是在病痛中去世的,我现在很后悔没有在最后的日子里好好陪伴他们)

安乐死,这个看似结束痛苦最简单的办法,是什么原因导致普遍不被认可?

我查了相关资料,反对者主要持以下观点:

  • 被居心不良的人滥用,造成伦理危机
  • 若病人都宁死勿医,阻碍医学的发展

第一条的确会存在,但是否被滥用,能否通过严格的法律来限制呢?第二条,我倒是感觉很悲哀。即使是死,我都没有选择的权力?我都得甘愿跪着让后人踏着肩膀去探索未来?

这真的很窒息。

许多医学发展也并不都是临床发现的,因此,这根本不是借口,更像是一种喇叭式的意识灌输。

其实我在了解之前,心里有过类似的肮脏想法——病人都选择安乐死了,那么医院的消费,经济的发展也会因此受到一定的影响。毕竟医疗是一个较大的开支,这里面牵扯的东西太多了。

说回安乐死,世界上很多国家包括我国,对积极安乐死认为是犯罪,但对消极安乐死却有较大的宽容度,例如:

浙江台州一个著名案件

母亲身患重病,拖累家人,多次求死。终于,女婿买来毒药,老伴儿、女儿、女婿眼睁睁看着她服下毒药去世。

最终,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女婿、 老伴儿有期徒刑 3 年, 缓刑 5 年; 判处女儿有期徒刑 2 年, 缓刑 3 年。

这个案件的场景,这位母亲的心态,也许发生在这片土地的无数个角落。但,有多少人敢迈出那一步呢?

为什么不敢?不止是有法律上的约束,还有道德上的绑架,尤其是家属的压力——来自「百善孝为先」的压力,来自亲戚邻居的眼光。

爷爷卧病时,在我给他喂饭的时候,也对我说过类似的话——还不如死了算了。我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了。因此,在他走之后的一段时间里,我并没有那么难过,对他而言,也许是一种解脱吧——只不过这个解脱来得太晚了些。不过,说到底,谁又能知道呢。

关于安乐死的合法化,世界上还是有不少地区已经在实施了:

一、目前已立法容许主动安乐死的国家及地区:

欧洲: 荷兰、 比利时、 卢森堡(医师需亲自注射)

南美洲: 哥伦比亚(医师不得亲自注射,需由病人自行服药)

二、目前已立法容许被动安乐死的国家及地区:

欧洲: 英国、 爱尔兰、 芬兰、 挪威、 法国、 西班牙、 奥地利、 希腊、 丹麦、 瑞典

亚洲: 韩国、中华民国 中华民国、印度 印度

三、目前已立法容许协助自杀的国家及地区

欧洲: 德国、瑞士 瑞士

北美洲:美国 美国部分州(华府、加州、俄勒冈州、科罗拉多州、佛蒙特州、华盛顿州、蒙大拿州、夏威夷州)、 加拿大

大洋洲: 澳大利亚(维多利亚州 维多利亚州、西澳大利亚州)

人生大事,莫非生死。我们没有选择出生的权力,连结束生命的选择也被剥夺。

但愿在我老的时候,还没有经历病痛折磨之前,能够自己选择,安然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