隐私泄露

#一、背景

前有李彦宏说的「中国人愿意用隐私换便利」,后有疫情期间不断发生的疑似患者个人敏感信息传播事件,可见不管是拥有众多个人隐私的部分大公司,还是普罗大众,对于个人隐私的态度都是及其轻视的。

拿最近的成都女孩来说,她的做法妥不妥我们不谈,仅说她的隐私被网友疯狂传播这个事,足见隐私在大众眼中算个屁?

#二、我的隐私泄露故事

我之所以想要拿这个例子说事,是因为我就是隐私泄露的受害者。这还得从一月份疫情刚爆发时说起。

因为疫情全面爆发之前途径武汉,我被列为重点关注对象。我理解并支持政府的工作,该填的信息,该上报的行程我都一一完成,没想到几天后换来的是家族群里的一张个人信息表——xx地返乡人员信息表。上面罗列了所有重点关注对象的姓名、性别、地址、身份证号等敏感信息,且完全没有打码处理。

我第一时间联系了发送这张表格的亲戚,提醒她删除,并询问来源。然后得知她也是在别的群看到的,具体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。

我看到填报单位是政府,立刻联系了之前找我填写信息的人,告知他们这个事情。

也就在同一天,这张表传遍了我所在的地区——就连小学的同学群也群发了这张表,可想而知,整个地区有多少群看到了这个表以及上面填表人的敏感信息。

#三、决定反击

我反馈的人是医院的负责人,由他反馈到政府去处理这个事情。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出个公告,制止这类行为。但我未想到的是,这个事情竟然折腾了我三天,至此我才知道这个庞大机器运转起来是多么地缓慢,而我更没想到的是,最大的阻碍不是事情处理的难度,而是有的人从出发点就是不想处理。

随着我站出来的有几个登记表上的人,但一天后那个负责人告诉我,其他人都作罢了,你也到此为止吧。

当我看到这样的处理态度,看到各种群里无脑传播,口里还振振有词「政府都发出来了,我发一下有什么问题?」「隐瞒不报罪加一等」……我从最初的只想止住源头,变成了要求查处传播者、公开道歉、普法教育。

我做了四件事:

  1. 收集证据
  2. 联系朋友进行帮忙(警察朋友)
  3. 联系法律同学整理法律条文
  4. 直接和政府那边的负责人沟通

证据收集很简单,传播的源头其实也很好追踪。因为我发现那张图的背景是典型的政府红漆木,只要按照这个线索去查,不用多大难度就能查到源头。

#四、喝茶谈判

政府负责人一开始以追查难度大闪闪躲躲,一直不愿意正面面对这个问题,直到我摆出各种证据,以及各种法律条文,甚至提到如果不处理我便会向上申诉,这个时候才愿意和我进行直接地沟通。

电话沟通了几次后,他们的难处是不好满足我的一个条件——当地官方公众号公开澄清此事并道歉。理由很莫名其妙:公开道歉只会扩大影响,对传播没有制止作用。我反问怎么没有制止作用?只要公开这个行为的非法性质,一来澄清了当事人的情况;二来对当事人的一种道歉;三来可以进行普法教育,杜绝此类事情的发生。

僵持不下之后,他们约了到政府去「喝茶」。我便也去了,拉上了几个朋友打气。谈判详情就不展开了,但我依然是历历在目,这哪里是沟通,分明是换个地方,换套说辞继续说服。最终在我们的坚持下,他们表示考虑我的要求,于是谈判结束,各自回家。

谈判结果其实我们是占上风的,我也以为此事就能这么结束了,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。谈判后所说的「考虑」就是个屁。

#五、后续

在我等待公开道歉以及处理结果时,我接到了我爸的电话,告知我当地负责人找他说了这个事情。我和我爸解释了前因后果,以及我为什么要坚持做这个事情后,他便不再说什么。于是我略带愤怒地找了政府那边的人,问这是怎么回事,以及处理结果如何。得到的回答还是「正在查这个事情」。

隔天早上,我被当地负责人电话吵醒。他委婉提醒我,这个事情再继续下去,对我对我家都没啥好处,有精力还不如多去赚钱。

他是个实在人,我明白这背后的意思,也明白这背后的压力。我说这个事情与我而言很重要,我一定要拿到一个合理的处理结果。

直到我爸再给我来了两通电话,转述了差不多的意思,我终于放弃了。

我继续坚持下去,得到的也许是一个道歉,一个澄清,甚至连道歉也没有,却换来了我家人无端的压力,然后是累及了数个家庭。其他的我毫无在意,我只在意我的家人,当下以及未来将会遇到什么。就当时而言,这已经超出了他们能够承受的东西。

这个道歉重要吗,很重要,但在亲情面前一文不值。我决定放弃,和政府那边和谈,而他也给我回复道,已经全部告知下去,严禁拍照传播个人信息。

我也只能笑笑,也许这是这场闹剧我做出的唯一贡献?

#六、这件事带给我什么

到现在,我回想起这件事,结合一些社会经历,更深入地认识到了某些东西。一个向上负责的系统,不要期望不好的事情能够向上暴露,结果只会是向下施压稀释掉。(这里建议看一下六十年前的 信阳事件,就能更深入地明白这个道理)

我爸劝说我,因为有来自当地负责人给家庭的压力,当地负责人劝说我爸,因为有来自政府绩效的压力,政府不想做公开澄清此事,因为有来自上一级政府晋升的压力,一层又一层。因此,只能在下面消化掉。

要问我后悔吗,我一点也不后悔当初做的这些事情,我甚至感谢当时那个坚持而固执的我,因为从中看清楚了某些事实。

这就是我的故事,一段奇妙的经历。

用一句新潮的话来讲,当初我差不多社会性死亡了。因为时值疫情爆发,人人自危,一看到这个表,许多人就传谣这些人疑似携带了病毒,人人防我像防狼一样。

对于隐私信息,监管部门的怠慢,人们不灭的传播热情,强奸犯都没这待遇吧?

想想自己比强奸犯的待遇还高,不知是该哭该笑。

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