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鱿鱼游戏》

近半月,《鱿鱼游戏》在全球无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不仅在短时间内占据了多个国家的流媒体榜首,更是掀起了一股 #鱿鱼游戏 热潮,各类社交平台都传播着剧里符号化的面具以及各个角色,甚至还有线下举办的游戏互动。

身边好几位朋友都在看,甚至还有人特意为了看它充值了 Netflix 会员。趁着假期,我几乎是一口气看完的这部剧。刚开始几集的确很棒,让人忍不住看下去。但随着剧情的推进,我愈发觉得乏味。

这很像上学时期去网吧通宵。通宵前,你很期待也很兴奋,你也清楚接下来会很爽,即使知道过后会很空虚,但你仍然会选择踏进网吧。

《鱿鱼游戏》给我的就是这感觉。

听了大家的推荐,以及看了预告片,我觉得这部剧应该会很酷,会给我新奇刺激的感觉。看了第一集,的确有刺激的感觉,但我也看到了很多熟悉的东西。例如奇勋的设定,几乎和《我不是药神》的男主程勇一致。然后是游戏里的各种符号化,圆形、三角形、正方形,红色服装,绿色服装……这一系列无不让我想起同样是爆款的《纸钞屋》《爱、死亡和机器人》。

◎ 《鱿鱼游戏》海报

这些设定的确有效地服务了这部剧,使其更容易传播,更具话题性。但正如我所说,这一切都太熟悉了,熟悉得让我觉得这就是个流水线出来的产品。经常看 Netflix 的人,应该会有共鸣,而且还会发现更多熟悉的设定。

这时候我逐渐意识到,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酷。相反的,这部制作精良的剧集,充斥着许多的拼接之处。

让人眼花缭乱的布景,让人荷尔蒙迸发的节奏,也难以掩盖它单薄的故事叙述。

《鱿鱼游戏》的确很爽也很好看,但称不上一个优秀的作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