删节

鲁迅在《随便翻翻》提到一个笑话,他二十岁的时候,听说“我们”的成吉思汗征服欧洲,是“我们”最阔气的时代。到二十五岁,才知道所谓这“我们”最阔气的时代,其实是蒙古人征服了中国,我们做了奴才。

再到后来,鲁迅因为要查一些故事,去翻阅蒙古史,才发现之前的说法也不严谨。因为成吉思汗先侵略欧洲,再征服中国。所以成吉思汗征服欧洲的时候,还不是我们的“汗”,倒是俄人被奴的资格比我们老,应该他们说“我们的成吉思汗征服中国,是我们最阔气的时代”的

接着他感叹,还是得先看些可靠的历史书,但放眼看去,国内竟没有靠谱的,要么删节,要么错误。他只好用日译本《世界史教程》和《中国社会史》应应急。

文章最后,鲁迅呼喊道:要译,就译他完;也不要删节,要删节,就得声明,但最好还是译得小心,完全,替作者和读者想一想

说了这么多,终于引出了我想要表达的主题:不要删节!

书籍删节,影视删节,音乐也要删节。删节了也不声明哪里删,若是删得不上心,还顺手弄得读者、观众云里雾里,最后甩下一句话──这都是为了你们好

这都是为了你们好──赤裸裸的大家长管理模式。

放在过去,当家长说出这句话之时,孩子还会唯唯诺诺地接受;殊不知,现下的青年人早已成长起来了,他们有更多的选择,他们会反抗。

这种反抗来得多一些罢。让他们意识到,要学会替我们想想,替作者想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