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启远程办公

1 月 19 日,随着下午的一阵喧闹,大厦出现一位新冠密切接触者的消息不胫而走。

此时的我正带着耳机写需求,内心并没有什么波动,想着只不过是一个密切接触者,有什么好担心的呢?

大群里传来消息,告知我们大厦现在只能进不能出。一些同事开始议论,今晚是不是回不去了。

晚上七点,正和 Frank 吃晚饭,一群人涌入电梯,核酸检测开始了。大家这么着急,主要是听说检测完起码两小时之后才能出结果,而没有检测为阴性的报告,是不能放行的。

最后证明争着抢着并没有什么用,因为必须等到所有人都检测完才能送检。

采完咽拭子标本,我心想,今晚可能真的回不去了。

果然,直到晚上十一点多,还没有传来放行的消息。公司的零食柜早已被端空,红包群里正在互相分享零食。

而我,一直都在研究优化我的博客,丝毫没觉得时间在流逝。直到摘下耳机,才发现大家都在开黑或者找乐子。我显得格格不入。

Vera 招呼大家点夜宵,然后去会议室玩剧本杀。

整个凌晨都在会议室,吃了玩,玩了吃,剧本杀到狼人杀,利用游戏打发时间,毫无困意。

五点,大家各自散了,而我丝毫没有睡意,于是玩起了使命召唤。

六点,终于顶不住了,趴了一下,被不知道谁的闹钟吵醒了,我真想骂娘。

迷迷糊糊玩手机,等待着八点的到来——据说八点出结果。旁边的同事已经开始抱怨,是不是政府的人还没上班?

结果到了差不多十点才通知放行,随之而来的是全公司居家办公 14 天。

我和 Ellen 蹭了 Felix 的车回小区,在车上才听说早上的催命闹钟是大 Boss 的……原因是他喝醉了,不省人事……

在地下停车场还被逗留了半个多小时,原因是要登记,这该死的繁琐低效程序。

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,已将近十二点,想着煮个泡面吃了就睡。

开门后,竟听到厨房有声音。探头一看,室友的女朋友在切菜……好吧,那我只好蹭饭了。

醒来已经下午五点多,接到社区电话,告知我要在家严格隔离,倒个垃圾都要报备。

今天是远程办公的第一天,想起这两天的经历,值得记录。